卧房记 9.19

01

在群里发了消息,每次都有人能回应的感觉真好。不会尴尬,真好。


02

终于如愿和板蓝根合流,录制了第一期节目。回听的时候,虽然觉得很好笑,不过我俩真是太叽叽喳喳了,两头音量有点不平衡,听起来很吵很闹。而且有些地方,配合不默契,会有那么几秒蜜汁冷场。以前不觉得这一两秒的重要性,总觉得时间很短,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真的自己上阵开始做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这短短一两秒的冷场,对于整体来说是多么大的瑕疵。这边记一笔,下次要注意。

1/我们俩的配合默契还需要加强,关于这一点,除了多录制磨合之外,希望能有更多的以前的同窗来合流,使得前期的准备策划能够更加充分细致。

2/因为是用的微信语音来录制...

电台计划的落地 / 近况分享 (日常唠嗑)

https://www.lizhi.fm/api/audios_with_radio_iframe?ids=2625126744412346374

近期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我终于把一直想做的电台,变成了现实。其实在荔枝FM上注册账号是挺久以前的事了,应该是去年的冬天。我记得那一天下着雨,我和小伙伴一起从图书馆回寝室,然后到水果店买水果。我一路上都在用荔枝的app录音,从开始走,一直录到回寝室。

但是,这件事情真正步入正轨,踏上日程,却是好几个月之后。

这几个月之中,其实是遇到了挺多不顺的。首先,我做这个电台的初衷是想要分享高中读书的时候亲历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叫K511 Express...

卧房记 XX

01

一直很好奇,素未谋面的两个人相处的保质期会有多短(因为根据我的经验,通常都很短,所以就不问是多“久”了)。

在匿名聊天室认识了一个男生,不能说是聊的来吧,不过那个男生的热情一直挺高涨的。一来一去的,在聊天室里聊了三天左右吧,我们交换了微信。

我们每天会从我醒过来,一直聊到他睡觉(因为我起得晚,他睡得早),如果不是因为隔着距离,那就是一整天都粘在一起的状态,还一直在聊。

然后,持续了一两天的样子吧。那天早上,我睁开眼之后,习惯性的就打开了手机,结果没有看到他问安的消息。然后那一整天,我们一句都没有聊。评论我的朋友圈之后,也没有给我回复。

其实,他不找我这一点,我并没有觉得很奇怪,...

螺旋式上升 了吗? / 000

01

回想了过去的两学年,深深地觉得,螺旋式上升真是好难。虽然我每周都有学习新的知识,但是从一个宏观的角度来看,我还是一直在绕圈子,并没有走向上升。

我不过是每年都在学习新知识,每年都在认识新朋友,然后年终的时候发现自己其实一知半解,一年也就这样过去了。新的一年,新的知识,旧的那些一知半解的更是半解了。想着自己就这么荒废着荒废着过了一年又一年也是难过到不行,特别罪恶。

自己真是过得越来越烂了,道理说的头头是道,但是过得一点没有章法。胡乱的向往着自己所谓的自由,不过是在一步步向着堕落的深渊走。

交际方面,也是越来越不受人欢迎了,总是不自觉地说出了那些引人误解的话,这个世界真是太难在这方面...

Face / 脸孔

01

作为一个颜控,对于自己的颜值真是越来越没法接受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渐渐对于曾经热衷的自拍,开始强烈的排斥了。都是怪整容自拍app,然后还有就是感谢各种外拍啊、集体照啊,我总算是对于自己的颜值,有了非常深刻而且写实的认识了。

不能总是活在镜子里,活在自拍里吧。

我看我出门还是带口罩好了,真是不能容忍自己的脸了。落差很大,很丧。


02

相由心生,这句话是没错了。

就我个人的生活经验来看,性格好的男孩子(在我看来),都长得挺好看的。然后性格孤僻,奇奇怪怪的,不好相处的(在我看来),都长得不怎么样。

所以我长这样,性格应该是挺乖张的吧。


03

大面积的删除了所有写...

爱而不得 / inaccessible

01

天还没完全暗投,月光微亮,天际是隐隐一道醉透透的样子,红红的。躺在房间的床上,没有开灯。没有戴眼镜,朦朦胧胧一片,指甲盖上,十几天前涂上的星型亮片,很亮很亮。

桌上的手机里在放着狗血电视剧,非常聒噪,但是挺不起劲儿去起身关掉,其实也是不想关掉,吵一点多好,狗血一点多好。

而我什么都遇不到。

我以为我的世界曾经春暖花开过,其实我一直在融雪之前。

我还没有捱过寒武纪。


02

人是耗不过孤独的。耗不过孤独日子里的不被理解,不被认同。但是我们恰恰是不得不孤独的。那些不被理解的日子,只会随着年岁增长流逝,越来越多,理解你的人也会越来越少。

曾经以为自己是成熟的,结果还是幼稚的可...

pieces / 乍现

01

一个不爱你的人,以爱的名义一直守在你身边是不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该学习的时候不好好学习的后果就是,复习季的疯狂熬夜,熬夜的后果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病——上呼吸道的全面落陷。

一天天的病痛折磨消磨着意志,也很愁,愁着近在咫尺的考试,愁着身体状况,愁着自己未来,能愁的都在愁。

先是整夜喉咙想被人扼住一样的疼,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不时呼吸困难,觉得自己就像是溺水一样,辗转反侧,醒来满身是汗,也想不起到底自己昨晚干了些什么,分不清梦和现实,记忆就像一块块碎片,怎么也拼不完整。

咽喉的浩劫算是多过去了,又开始整夜咳嗽,一入夜便开始不停的咳,依旧是呼吸很困难,有过几次哮喘经验,对此也见怪不怪了...

色盲 / The EYE

虽然明天有最后一次的数学阶段考试,但是还是想码个字。

《色盲》算是我听过的王菲的歌里的一颗遗珠吧。一直以为自己听了挺多王菲的冷门歌曲的,但是人还是很容易错失很多东西的。不得不说,《色盲》真是首好歌,最近一直在死命的循环播放。

其实现实生活中吧,色盲并不可怕,虽然说,看见的世界很很单调,但是看见的东西分辨不了颜色,也并没有那么不安全,至少看到的东西摸得着,很真切。

在爱情里盲目,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吧。


——“

交通灯太鲜红 就算再等一千秒钟

和谁在散步 仍旧等过路

虽然是绿灯的状态,但是看见的却是禁止通行的红色。

但是通过经验,你会知道,作为色盲应该如...

没落贵族 No Grace and No Pain

# 人脉是不是能当饭吃

我常常觉得非常神奇,在改变到来之前,这种预兆居然会日益明显,明显到你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他渐渐来了,不远了,已经在你身边了。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出门总会惹得别人侧目,或是窃窃私语。

一开始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衣着不太符合一般人的目光,可是仔细想来,我是一个没有太多衣服的人,穿来穿去就这么几件衣服,再花哨特别,也不会引起别人的议论。

虽然这种议论和侧目,这段时间频繁的有些过头,但是我没有太放在心上。

今天去楼下买coco喝,和我一起等待的有两个女生,再聊着其他的事情。

后来,另外一个女生过来加入了她们。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取完我的饮料准备走的时候...

© Blame It All Upon XX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